<dd id="s2d5l"></dd>
    1. <nav id="s2d5l"><track id="s2d5l"><noframes id="s2d5l"></noframes></track></nav>

        <span id="s2d5l"></span>
      1. <progress id="s2d5l"><big id="s2d5l"><rt id="s2d5l"></rt></big></progress><dd id="s2d5l"><track id="s2d5l"><dl id="s2d5l"></dl></track></dd>

        重度燒傷應用燒傷皮膚原位再生醫療技術的體會

        2013年-02月-19日 來源:美寶國際集團

        葉小莉,魏平,馮凱
        武警四川省消防總隊醫院燒傷整形科,四川 成都 610017

        【摘要】 目的:觀察燒傷皮膚原位再生技術在重度燒傷患者中的治療效果。方法:對1999年至今收入院的重度病人全程應用MEBT/MEBO治療。結果:除2例死于并發癥,2例中途轉院外,其余200例均治愈。結論:MEBO治療重度燒傷患者效果滿意,與傳統的重度燒傷治療方法相比,有著療程短、費用低、傷殘率低的優點。
        【關鍵詞】重度燒傷;燒傷皮膚原位再生技術;體會

        Clinical Experience in Treating 204 Cases of Severe Burns with Burn Regenerative Therapy(BRT). YE Xiao-li, WEI Ping, FENG Kai. Dept. of Burns and Plastic Surgery, Hospital of General Fire Fighting Team, Chengdu City, Sichuan Province, 610072, China
        【Abstract】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treating severe burns with Burn Regenerative Therapy. Method: The 204 cases of severe burn patients, all treated with Burn Regenerative Therapy in the whole treatment course, were collected since 1999. Result: Except with 2 cases died of complications and 2 cases transferring to other hospital in mid-treatment, all rest of 200 cases were cured. Conclusion: Burn Regenerative Therapy has advantages on treating severe burn with shortened course of treatment, lower cost and lower rate of disability compared with conventional treatment.
        【Keywords】Severe burn; Burn Regenerative Therapy; Clinical experience

             重度以上燒傷病人因病情危重,以往多采用早期切(削)痂與自體或異體(種)皮膚移植手術治療,或溶痂后的肉芽創面行自體皮植皮術。前者因早期行手術治療風險大、自體皮源匱乏、手術費用高;后者每次換藥時,患者痛苦難忍,且病程長,溶痂期易導致創面及全身膿毒癥,病死率高。我院自1999年引進燒傷皮膚原位再生醫療技術以來,至今已救治204例重度以上燒傷患者,效果滿意?,F報道如下:

        1.臨床資料

             本組204例,其中男性114例,女性90例,年齡:2歲~82歲,燒傷面積為30%TBSA~98%TBSA,其中總面積30%TBSA~49%TBSA或Ⅲ度燒傷面積10%TBSA~19%TBSA的重度燒傷病例為89例;總面積50%TBSA~98%TBSA或Ⅲ度燒傷面積20%TBSA以上的特重度燒傷病例為115例;小兒重度燒傷及特重度病例為87例;合并吸入性損傷病例為54例。臨床上按病變損傷部位分為輕、中、重三度:輕度為聲門以上,病變局限于口、鼻腔和咽部;中度為氣管隆突以上,病變主要侵及咽、喉和氣管;重度為支氣管以下,病變可達支氣管、細支氣管甚至深達肺泡[1]。輕度吸入性損傷病例30例,中度吸入性損傷病例20例,重度吸入性損傷4例。按損傷原因分為:火焰燒傷88例,瓦斯、煙花爆炸傷86例,沸水燙傷20例,電弧光燒傷2例,其他燒傷8例。
        2.治療方法
        2.1.全身治療
        2.1.1.抗休克治療:凡成人燒傷面積大于30%TBSA及小兒燒傷面積大于15%TBSA有可能發生休克征象者即應按MEBT/MEBO公式[2]靜脈補液抗休克治療,電解質液體以平衡鹽液為主,或5%葡萄糖溶液加5%碳酸氫鈉加10%氯化鈉配制平衡鹽液;膠體液以血漿為主,或用施樂佳(原名血定安)代替。根據患者血壓、尿量、心率、神態、精神狀態及四肢末梢溫暖程度(血液循環改善情況)等綜合因素適當調整輸液的質、量和速度以維持水、電解質及酸堿平衡,使成人尿量維持在50ml~80ml/h,小兒1ml ~1.5ml•kg-1•h-1。如補液量已充足而尿少時可酌情使用利尿劑,如速尿20mg/次,隔4小時酌情重復使用,小兒可使用利尿合劑(多巴胺及速尿),使用過程中須注意維持電解質平衡。
        2.1.2.臟器功能的維護:
        2.1.2.1.強心維護心功能:重度以上燒傷患者入院早期,常規給予正性肌力藥物:西地蘭0.4mg靜推,每間隔8小時重復一次,傷后第一個24小時給予全效量1.2mg,第二個24小時給予維持量0.4mg靜推,可連用3天。因心臟負荷過重引起心功能不全,應在應用正性肌力藥物的同時使用利尿劑(速尿40mg~80mg靜推),如已有心功能減退者,應控制輸血、輸液的速度和質量。
        2.1.2.2.利尿保護腎功能:嚴重深度燒傷早期出現血紅蛋白或(和)肌紅蛋白尿的,應盡早適當增加補液量以增加尿量,補充適量的堿性藥物堿化尿液,同時應用利尿合劑以減輕腎實質損害,應注意以上措施均應在充分補液的情況下進行。
        2.1.2.3.保護呼吸道通暢:大面積燒傷,特別是有顏面部燒傷者,常伴有吸入性損傷,病人有下列情況者均應考慮有吸入性損傷的可能:A.于密閉室內發生的燒傷;B.面、頸和前胸部燒傷,特別是口、鼻周圍深度燒傷者;C.鼻毛燒焦,口唇腫脹,口腔、口咽部紅腫有水皰或黏膜發白者;D.刺激性咳嗽,痰中有碳屑者;E.聲嘶、吞咽困難或疼痛者;F.呼吸困難或/和哮鳴音[3]。合并中度吸入性損傷者應積極行氣管切開,臨床上應注意:顏面、頸部深度環行燙傷者,輕度吸入性損傷,頸部聽診出現喉鳴音也應積極行氣管切開,以避免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癥的出現。
        2.1.2.4.早期胃腸營養并預防應激性潰瘍的出現:大多數病人當日進食少量流質,對伴有腹脹、惡心、嘔吐的病人可適當推遲進食時間,并常規性予胃黏膜保護劑如甲氰咪胍等以預防應激性潰瘍。
        2.1.3.抗感染治療:從傷后入院時即開始應用廣譜、高效、低毒、足量抗生素3天~7天以預防創面及全身感染的發生,如體溫超過40℃或低于36℃,創面分泌物有異味、壞死斑等膿毒血癥征象時應用泰能等,在抗生素使用過程中應注意“二重感染”的出現。
        2.2.創面處理
             本組病例治療全程均采用MEBT/MEBO規范治療,新入院的病人均給予簡單清創,早期II度創面水皰放水,皰皮保留(化學性燒傷或污染嚴重者立即去除皰皮),傷后5天~7天去除皰皮,創面直接用壓舌板涂抹MEBO,厚度約1mm,每3小時~4小時換藥1次。換藥前先用無菌紗布或衛生紙將原有藥膏及分泌物拭去,原則是“不疼痛、不出血、不損傷正常組織”;深Ⅱ度創面采用上述方法換藥,5天后去除皰皮繼續使用燒傷膏,傷后5天~13天創面進入液化期,壞死組織由表入里液化,需徹底清創;淺Ⅲ度創面早期行耕耘療法,原則是以創面發紅而不滲血為準,其余按深II度創面處理,也可使用滾軸刀薄化壞死組織,加速壞死組織的清除,縮短病程,對于關節功能部位的III度創面,可使用皮簇內植術(微粒皮種植術),以縮短病程,減少疤痕。

        3.治療結果
             本組病例204例,死亡2例,中途轉院2例。1例因入院時間晚(傷后12小時入院,院外未正規補液、創面未用藥,喝入大量白開水),入院后3天即并發高燒、腦水腫,后因MODS(多器官功能衰竭)于傷后15天死亡;合并吸入性損傷的54例患者中,除1例因家屬拒行氣管切開致ARDS(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癥)死亡外,余53例均治愈。余200例均治愈,治愈率98.04%。平均愈合天數:淺Ⅱ度7.68天±1.35天,深II度18.35天±3.01天,III度38.05天±15.05天。10例關節、功能部位燒傷早期行皮簇內植術愈合。經6月~2年隨訪,淺II度創面愈合后接近正常膚色,深II度創面無明顯疤痕形成,愈合創面部分色素沉著,部分色素減退,III度創面部分薄疤形成,無明顯功能障礙。

        4.討論
        4.1.加強休克期治療
             燒傷休克影響燒傷全過程,早期休克期度過不平穩的病人休克期后易并發感染和各種臟器功能障礙,甚至多器官功能衰竭,成為當前燒傷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我院1例死亡病例就因為入院時間晚(傷后12小時入院,院外未正規補液、創面未用藥,喝入大量白開水),入院后3天即高燒、腦水腫,致休克期度過不平穩,雖全力搶救,仍于傷后15天死于并發癥。因此入院后即給予雙靜脈通道以保證有效的復蘇,并同時予以強心、利尿、糾酸等,補液公式參考MEBT/MEBO補液公式[2]計算,并根據病人具體情況調整,主要觀察指標為尿量,既可避免輸入過少加重休克又可避免輸液過多誘發腦水腫和肺水腫。
        4.2.并發癥的防治
             大面積燒傷病人并發癥發生率高。我院死亡的兩例病人均死于并發癥。主要是對臟器功能的維護。
        4.2.1.強調早期強心保腎,在病人液體量已補足而尿量仍低時,應警惕心功能不全、腎功能不全發生的可能性,特別是合并病人心率增快(超過120~140次/分)時,應果斷采用西地蘭強心,待休克期后,心功能無明顯變化再停用西地蘭。維護腎功主要使用利尿合劑,也是待尿量平穩后逐漸停用。
        4.2.2.伴吸入性損傷者根據情況及時行氣管切開防止ARDS,我院有1例病例就因家屬拒行氣管切開致ARDS死亡。但隨著治療技術的發展,已有學者指出:大面積燒傷患者,合并鼻毛燒焦、聲音嘶啞者,采用MEBT/MEBO治療,同時配合激素治療,未行氣管切開,其救治成功率達98%以上[1]。因此,在吸入性損傷治療中,我院尚需積極探索。
        4.2.3.同時應早期規范應用H2受體阻滯劑如甲氰咪胍等預防應激性潰瘍,如有基礎性胃腸潰瘍或有出血可能,應立即換用洛塞克、立止血,必要時輸新鮮全血。
        4.3.預防感染
             本組病例全程應用MEBO抗感染效果明顯,除了3例發生綠膿桿菌感染,2例發生陰溝腸桿菌感染,4例發生創面輕微炎癥(立即對癥使用高效抗生素3天~5天即得以控制)外,其余均未感染。分析其抗感染原因可能是MEBO的自主液化引流作用及時清除了壞死組織,改變了細菌的寄宿生存繁殖環境,使細菌的形態和生物學特性發生了變異[4],降低了單位體積創面的細菌毒力,同時MEBO的活血化瘀作用改善了創面瘀滯帶組織的微循環,增強了機體局部組織和全身各臟器的免疫功能,形成了一個不利于細菌寄宿生長繁殖的環境,從而達到了抗感染的作用。
        4.4.深度創面的處理
             深度燒傷創面的處理,我們早期采用耕耘技術,對III度創面,早期采用滾軸式取皮刀薄化壞死皮膚,減輕對深部組織的壓迫,也使藥物較好地滲入創面,促使皮下組織中包含皮膚信息的干細胞轉化,形成皮島。在液化排除壞死真皮組織的同時,培養新生皮島組織,促進皮島組織蔓延覆蓋皮下組織,從而形成新的皮膚,使深度創面自然愈合。在關節、功能部位的III度創面,我們也采用肉芽創面皮簇內植術解決功能障礙問題,待肉芽厚度一定時即行手術,皮粒播種距離為1mm,可有效阻止成纖維細胞生長,抑制瘢痕增生,解決功能障礙問題。
        4.5.Ⅲ度創面的愈合
             按傳統燒傷醫學觀念,III度燒傷是皮膚真皮層全層壞死,不能自然愈合,須植皮封閉創面。本組病例均采用燒傷皮膚原位再生醫療技術,大部分創面均自然愈合(功能部分III創面行皮簇內植術),由于燒傷皮膚原位再生復原技術原位激活啟動潛能再生細胞,使處于休眠狀態的潛能表皮再生干細胞形成表皮干細胞[5],表皮干細胞在移動和進行分裂后,發生合成其它類型角蛋白(q型和16型)的細胞。然后,它們分裂增生的細胞合成較硬的角蛋白(1型和10型),這是成熟的表皮細胞所含的典型角蛋白。III度創面脂肪層創面依靠表皮再生干細胞不斷分裂、增殖達到自然愈合。
             總之,重度以上燒傷早期應用燒傷皮膚原位再生醫療技術,可有效降低死亡率和傷殘率,值得推廣。

        參 考 文 獻

        [1] 徐榮祥,等.燒傷治療大全[M].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335~344.
        [2] 徐榮祥,等.燒傷治療大全[M].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105~106.
        [3] 黎鰲,等.燒傷治療學[M].人民衛生出版社,1995:385.
        [4] 徐榮祥,等.燒傷醫療技術藍皮書[M].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0:78~94.
        [5] 徐榮祥,等.燒傷醫療技術藍皮書[M].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0:63~65.

        【作者簡介】
        葉小莉(1975~),女(漢族),四川南部縣人,川北醫學院臨床醫療系畢業,主治醫師,燒傷科副主任.
        魏平(1961~),男(漢族),山東沾化人,重慶醫科大學醫療系畢業,英國牛津Brookes大學碩士研究生,副主任醫師,副院長,燒傷科主任.
        馮凱(1977~),男(漢族),遼寧阜陽人,沈陽科技大學醫學院臨床醫療系畢業,醫師.

        国产精华Av午夜在线观看_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精品亚洲а∨天堂免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